2015年7月6日 星期一

一個笨學生的心路歷程

其實,在我快畢業前,本來只是想透過這篇文章,為自己的文碩生涯做個詳細的記錄。沒想到,後來竟然有機會在廣播上簡短的分享我的心路歷程。如果你錯過了我上週在廣播上的分享,或想了解更多一點的細節,那就...看看這篇文章吧!

我在企業界中渡過了我 20 幾歲的人生;每天上班、下班,做著我不感興趣的事,也看不見生命的意義。於是在我 20 幾歲的末了,我開始質疑我的人生。但就大約在這時,透過一連串的事件,我感覺到神好像在把我往神學這個方向推進。我對神說:「祢要我去讀神學? 別開玩笑了!」。回顧過往,我的學生生涯可說是慘不忍睹。我常常都在班上倒數五名之列。我不是很會背東西,所以在像是歷史、地理方面,都表現得不是很好。我在文科部份表現不佳,在數理方面更是糟糕。我愛動,但不善於運動競賽。我在美術方面,也表現平平。我都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學校幹麻。我的學生生涯與學術表現,是致使我自信心低落一大主因。

在讀初中時,我被一位數學老師認定為一個無藥可救的「笨學生」。我記得有一次,當我正在穿越教室時,她沒來由的把我叫住,並當著全班的面問我:「你是從雙語部轉過來的嗎?」「不是耶…」我說。她接著說道:「我會問你,是因為你看起來很呆,就像那些雙語部轉過來的學生一樣。」當下我感到一陣困惑與羞辱。但事情還不僅止於此。另外還有一次,是某天當我跟我媽正要從學校離開時,恰巧碰見了這位數學老師。她當著我的面對我媽說:「你女兒這麼笨,千萬不要讓她去讀大學,因為大學對她一點用也沒有。就別讓她去讀高中了,初中畢業後就去讀職業學校吧,這樣將來至少還能混口飯吃。」這位老師是這麼認定我的,而許多年以來,我也以為我就是像她說的那樣。

在進入社會工作了 7 年後,經過了許多禱告與準備,我決定追隨神的心意。但因為我只有副學士學歷,我打算把學分補齊,想說可以拿到一個學士學位就好。我申請進入了 Biola 大學的教會侍工系。能進入 Biola 大學,可說是一個神蹟,因為我前一個學校的畢業成績,低於 Biola 的平均入學成績。但也因為如此,學校是有條件的讓我入學。條件就是,我必須通過一個學年的觀察期。也就是說,如果我在這一年之內,無法達到一定的成績標準,那麼我還是有可能被學校拒收。令人驚訝的是,我在 Biola 第一年的成績,不但達到了標準,而且還讓我擠進了榮譽學生之列。

在這短暫的一年之後,另一個神蹟發生了 – Talbot 神學院收我進入了他們的碩士班。在接下來研讀教牧諮商的這三年間,我的表現比我在大學部時的表現又更提升了。就在幾周以前,我已順利的從 Talbot 以高等榮譽畢業。我從沒想過要追求大學以上的學歷,更別說作神學研究了。若不是這段研究所的求學經驗,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原來我還有這樣的潛力。

不過,這可不是一篇炫耀文呦!

有一陣子,我覺得我總算得到了平反。我在 Talbot 的表現,可算是證明了我的聰明才智。在讀碩士班的這一段時間裡,我曾想過要寫封信給我初中時的那位數學老師,我想告訴她,她不但是位糟糕的老師,而且她錯的離譜。但後來,我想到了在路加福音 10:21 裡,耶穌說道:「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我聰明:我在 Biola 與 Talbot 的表現,應該已經足以證明我的學術能力。我是笨:我的數學還是很爛。跟朋友們一起出去吃飯時,算錢的人一定不會是我。但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不再需要證明自己的聰明才智。現在,我寧願像孩子一般單純、質樸,好讓我眼耳向神。現在,我寧願是個笨蛋,只要這樣能讓我在神的話語前謙卑。突然間,笨似乎比聰明要來的值得嚮往。

我既已因著耶穌被視為義人,而得以與神共度永恆,我又為何需要透過聰明才智來肯定我的價值? 聰明才智是神給的天賦。能肯定並珍視彼此的長處也一種美德。但最終,我的價值並非來自於我的聰明才智或任何其他的天賦。我的價值來自於我跟神的關係。神給的各種天賦、才華和屬靈智慧,應該用在於對祂、對祂的身體和對祂創造的世界有所貢獻。我也許會因為我的才智、成就或天賦,被這世界歸類為人生勝利組或魯蛇組,但在我天父的眼中,我永遠都是足夠的。

我最後想說的是,即便在初中時,我曾有一位這樣貶抑我的數學老師,但神也在我的學生生涯裡,放了許多好老師在我身邊。有的老師總能看見我的長處、有的鼓勵了我學習英文、有的激發了我寫作的興趣、有的在我心中種下並澆灌了信仰的種子。我為他們感謝神。我最感謝的,莫過於神。是祂帶領了我踏上了這個時而崎嶇、時而顛簸的研究所旅程。碩士學歷是一個里程碑,卻不是目的地。在這人生的旅途裡,我不知道神接下來將會把我帶往哪裡去,但至少我知道了我現在在哪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