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6日 星期三

當英雄變惡棍

Source: unknown. Please notify if you know the source of this picture.
想像一下,如果有個世界,每個人都以恩慈相待,就如同神對我們恩慈一般,這世界會多不一樣! 不幸的,我們作為基督徒,卻常常無法理解神的恩慈,也因此無法以恩慈相待。為何接受恩慈的人卻對恩慈如此盲目?

從兒童主日學,到成人的讀經班、講道,甚至到神學院的課堂裡,我們學著透過聖經裡的英雄的角度,來探索聖經。尤其是在讀新約時,我們學著將自己放在使徒與早期基督徒的位置。

因此,當我們讀到耶穌和保羅在和法利賽人交手時,我們認為那是「我們」的英雄們在處理「他們」的錯誤信仰。我們誤以為,作為基督徒,我們就自然而然的成為了虛心、飢渴慕義和清心的人了 – 不像「那些」法利賽人。我們作為基督徒,其實常常看不見自己的罪性。

基督徒不應該盡把那些法利賽人的謬誤,歸納為「他們」的謬誤。因為我們相信聖經那超越文化與時間的特性,所以我們相信保羅寫給羅馬人、以弗所人和哥林多人的,也是寫給我們的。同樣的,耶穌訓誡法利賽人的,不也是訓誡我們的嗎?

就如同我們自認是浪子的比喻中的小兒子,其實我們也是那大兒子;就如同我們自認是在殿裡禱告的那個稅吏,其實我們也是那個禱告說:『神啊,我感謝你,我不像別人...』的法利賽人;就如同我們自認是那個好心的撒馬利亞人,其實我們也是那祭司和利未人。

儘管我們喜愛把自己放在聖經英雄的位置,我們不是亞伯拉罕。我們沒有那種可以沒有終點的飄泊的信仰。我們最多像羅得,他急切的想找一個富饒的土地安頓。我們 不是大衛。我們沒有那個為了等待神來為我們申冤,而流落四方的耐性和勇氣。我們比較像押沙龍,他為了討公道,把報應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我們不是彼得,那基督建立教會的槃石。連愛護自己教會的人對我們來說都如此困難了,更別說愛護其他教會的人或非信徒了。我們是亞拿尼亞和撒非喇,為了好名聲 欺哄聖靈也欺哄自己。我們不是保羅。我們大部分的人,都不曾因基督之名而被拘禁、毆打、鞭打或被石頭砸,相反的,我們卻常常在不知不覺中鼓勵霸凌和羞辱邊 緣人。我們是那些剛成為基督徒的猶太人,無法相信他們是因單單信基督稱義而得救贖。

不,我們不是我們的主基督耶穌。我們與祂的樣式相差甚遠。我們是拿撒勒人,無法接受自己是那需要基督來醫治的麻風病人。我們是法利賽人,無法接受一個不符合我們期望的救世主。我們是彼拉多,真理就站在他的面前,卻還在問:「真理是什麼呢?」

我想只有在當我們能發覺其實自己就是聖經裡的惡棍時,我們才能看見自己眼中的梁木。也只有在我們看見了自己眼中的梁木以後,我們才能懂得神的恩慈。事實上,我認為,除了看見其實自己就是聖經裡的惡棍以外,我們還需要更多的努力,才能明白自己的罪性。不過…至少這是個開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