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日 星期三

兩個世界的基督徒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到那時就要面對面了。我如今所知道的有限,到那時就全知道,如同主知道我一樣。」(哥林多前書 13:12)

我從看電視裡學到了這個日本人吃飯前的小小儀式。在用餐前,他們會雙手闔十,然候說一句「i-ta-da-ki-ma-su」。每次如果有和日本朋友餐聚,我就會有樣學樣,一方面是表示友好,一方面是為了和他們搏感情。不過我一直不知道它的意義為何,直到最近我的一位日本朋友終於解答了我的疑惑。「いただきます」的意思是「我心懷感激的接受」。一方面是感謝做飯的人的用心,一方面則是感謝動植物等食材的犧牲,讓我們有飯吃。當我得知了這個小小儀式背後真正的意思後,它的意義對我來說,就不同了。

這是在跨文化溝通時,更深一層的文化背景和內涵常被丟失的範例之一。而當我們丟失文化背景和內涵時,我們很容易收納了其行為,確不明白這個行為的含意。這種文化背景和內涵的減損,不只會發生在跨文化的狀況下,也可能發生在跨世代的狀況裡。我認為,這是造成基督教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逐漸沒落的原因之一。因為基督教對這些地方而言,已經成為了一種傳統,也就是他們文化的一部分。當沒有人願意花心思認真的研究這個傳統背後真正的內涵時,傳統就只是傳統,在生活中可有可無。

不過當我們在這裡,指控那些前幾個世代的人沒有好好傳承真正的信仰的同時,當我們在解譯聖經時,輕看聖經作者們所處的文化背景和他們的文化內涵,我們這個世代虔敬的基督徒也就是在犯著同樣的錯誤。從我對於加州教會生活(因為沒有去過別的地方的教會,所以不想一竿子打翻所有的美國教會),和我在這裡接受的神學教育的觀察,我認為我們在聖經研究上最大的缺失,在於我們對聖經時代裡那群體主義、恥感與榮譽感文化的認識。而這文化的精髓在於那串起親屬之間細膩卻影響深遠的「關係」。

我想論述的是,如果正確的認識聖經,我們應該可以看見,聖經所探討的,最主要也最重要的應該是在於「關係」。就如同當神透過祂的創造,邀請我們這些受造之物進入到祂那三位一體的社群裡、當我們這些受造之物卻不時的將自己投向不忠,而破壞了與祂的關係時、又或者,當我們因為各種不倫而破壞了人與人間的關係時 – 問題的癥結就在於關係 – 如何與神、與人處在對的關係裡。照這樣來看,那麼聖經的教導便不是在於單單規範行為而已,而是在於如何愛的對、如何與神、與人享有對的關係。若沒有愛,就無法建立關係;而沒有關係,兄弟、姊妹、朋友、同學等頭銜,也就不會有任何意義。這也就是為什麼,在參加了一個又一個的教會活動後,我們仍然找不到那與人真實的連結。教會活動和那些什麼可以、什麼不可以的教條只是某種行為模式的模仿,但缺失的是精髓。

你可以贊成,也可以反駁我的論點,無論如何,我想藉此特別挑戰並鼓勵我在亞洲的弟兄姊妹們。我們所擁有的文化,與西方的個人主義相比,是更加的接近聖經時代的文化。這是我們的優勢。許多在亞洲的教會,在這一塊上已經做的非常好了 – 群體關係對我們來說,本來就是非常自然的事。但我們似乎沒有很系統式的思考過這一件事。是我們文化的哪一個部分,促使了人與人間的關係? 我們該如何朝聖經所描述的理想關係更邁進? 又甚至,聖經所描述的理想關係究竟為何? 在這一塊上,我們需要從聖經裡更多的研究其意涵與應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