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6日 星期四

靈恩危機

我的車,是我覺得最可以舒服的敬拜神的地方。有時候,特別是在華人教會的環境裡敬拜神,常令我感到失落。因為我們害羞又保守。我們的身體範圍,就是我們的舒適圈,敬拜時把手舉過頭,就等於是把我們的手暴露在我們的舒適圈以外。當我一個人在車裡時,我總可以自由自在的放聲敬拜神,很老氣的比劃著手,而不用擔心別人的眼光。

在我車裡的敬拜時間提醒了我,在天堂就是這樣的。在天堂裡,我們可以盡情的讚美、崇拜神,不必擔心有人會覺得我們是瘋子或怪咖。而這正是靈恩教會的強項之一。即便我們常被這世上的物質事物所牽絆,透過熱情的敬拜、口說方言、行異能醫治和神蹟,靈恩教會幫助我們思念上面的事。它提醒了我們聖靈在此時此刻運行著,這激勵我們著眼於物質以外的事物。

然而,當我們論及基督徒靈命時,「很有靈恩」是否等於「很屬靈」? 靈恩派的基督徒是否都有成熟的靈命? 為何即便是很有靈恩的人,很多時候也很難結出聖靈的果實? 為何聖靈那大能的工,常常只有在每個星期日在教會顯現? 為什麼即便我們能口說方言、行異能醫治,但要透過生命為神見證卻是那麼的難?

我相信問題的根本在於,我們常常忘了,聖靈的工並不只限於那些外在顯而易見的,如說方言和異能醫治; 我們也常常忘了,基督徒的靈命不只是為了我們自己好,更是為了要將祝福帶給神的創造。

靈恩派對口說方言的重視,源自於使徒行傳中對五旬節聖靈降臨的記載。說方言在使徒行傳中有著重要的地位,因為耶穌承諾了聖靈的洗,而口說方言則展示了這承諾已得實現; 同時,它也展示了救恩已臨到外幫人。HELPS Word-Studies 字典定義五旬節經歷為「展示新約時代的到來,也就是,新約的起點。」

緊接在五旬節聖靈充滿之後,使徒們被賦予的第一個神蹟,就是向外國人們傳講耶穌的事,即便使徒們從沒學過外語,卻能用這些外國人的語言和他們溝通。的確,正如耶穌所預告他們的,聖靈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為耶穌作見證。而除了口頭上為耶穌見證以外,透過聖靈的同在,基督徒也被賦予了不同的,為耶穌作見證的方法。

在約翰福音13:34-35 中,耶穌說:「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乃是叫你們彼此相愛,我怎樣愛你們,你們也要怎樣相愛。你們若有彼此相愛的心,眾人因此就認出你們是我的門徒了。」我認為,彼此相愛是為耶穌作見證最有力的方式。正因為如此,聖靈給了不同的基督徒,不同的屬靈恩賜,好幫助我們建立教會 – 也就是基督的身體,並促使教會團結。

這就是為什麼,保羅鼓勵先知講道勝過於說方言,因為:「那說方言的原不是對人說,乃是對神說,因為沒有人聽出來,然而他在心靈裡卻是講說各樣的奧祕。但做先知講道的是對人說,要造就、安慰、勸勉人。說方言的是造就自己,做先知講道的乃是造就教會。」(哥林多前書 14:1-4)

在保羅的書信中,「方言」的意思包括了「外語」– 如同在使徒行傳裡記載的,和只有神才聽得懂的「天國語言」。這也是為什麼保羅不鼓勵在公開的場合說方言,除非有能翻譯方言的人在。然而,在很多現代的靈恩教會中,卻都是說方言的人多,但幾乎沒有能翻譯方言的人。

當耶穌在地上服事時,因著祂對人的憐憫,祂醫治了許多有各樣疾病和被鬼附的人,而這也是祂帶領人靠向神的方式。在耶穌升天以後,祂行醫治的工,便由那些有異能醫治恩賜的人延續著。異能醫治是因著對人的憐憫,憑著耶穌的名和能力,透過禱告而成就的。而像這樣的神蹟,也自然而然的成為了耶穌的見證。同樣的,神也裝備了無數忠實的男男女女,透過醫學,將醫治和見證帶給世人。無論是異能醫治或醫學醫療,都是為神做美好的見證的方式,不應互相輕視。

最重要的是,我們現在有了聖靈居住在我們的最深處。祂比任何人都了解我們,祂甚至比我們自己更了解我們。即便我們的心比萬物都詭詐,我們可以欺騙自己,卻無法欺騙聖靈。因此,我們必須仰賴祂來建造我們的靈命。靈命塑造,也就是成聖的過程,一個轉變成為耶穌形象的過程。而最終的目標是要像耶穌一樣完全。靈命塑造,為的不只是將人從各種屬靈的和精神上的綑綁中釋放。當我們越像基督時,我們也就越能用神的愛來愛人,教會也就越能合一。

即便我們能透過像口說方言、異能醫治等,來幫助我們建立一個靈恩的環境,好提醒我們聖靈的同在,但我們靈命的成長,不應該單單停在對屬靈恩賜的追求。如同保羅在哥林多前書 12:31 中,論即屬靈恩賜時,督促我們的,我們應當「切切地求那更大的恩賜」,而那更大的恩賜,保羅在哥林多前書 13 章中告訴我們,是愛。而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良善、信實、溫柔和節制就是聖靈所結的果子,而這些應該是基督徒之所以為基督徒,眾人之所以認出我們是基督徒的原因。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