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2日 星期四

雪中散步 – 個人的默想


作為一個亞熱帶島民,我算是對雪熟悉了。我第一次看到雪是在北京,當時我還在讀小學,其後幾次看到雪也是在大陸的其他幾個地方。之後,我到西雅圖讀大學,我在西雅圖的兩個冬天都有降雪。我很喜歡雪,因為雪很美、很寧靜。過去這 10 年,我都沒機會看到雪。直到上個周末,才因為上山參加退修會,再度看到雪了。但這次看到雪的意義對我來說,跟之前很不一樣。

不久前,我才做了一個追朔血統的 DNA 測試。我一直都知道我跟其他人看起來有點不一樣,我的頭髮顏色比較淺,又有很多奇怪的基因特徵。我的父系親屬常說我的奶奶是蒙古人,我很好奇,想知道是不是這樣。根據 DNA 測試的結果發現,我果然不是純種漢人,我是 21.4% 的雅庫特人 – 不是蒙古人。不過雅庫特人到底是啥? 在這之前,我從來都沒聽說過這個人種。

據了解,雅庫特是一個以守獵為生的人種,他們源自於俄國的貝加爾湖一帶,後來為防範蒙古的布里亞特人,而遷徙到北極圈一帶。之後,雅庫特的其中一支,不知為何又往南遷徙,越過他們的發源地,進入了中國境內,最後在河南定居了下來。而河南就是我的曾祖父母和祖父母的家鄉。

在爆風雪中漫步,是我試圖認識我的雅庫特血統的方式。也許是因為那 21.4% 的雅庫特遺傳,我多少有點當獵人的潛力 – 我在射擊時,準頭很好,反應也靈敏。當我走在雪中時,我試著體會在一片銀白世界守獵的感覺、迫切的想找個地方安歇的感覺,和在極地生活的感受。

在寂靜中,我唯一聽到的是風和雪落墜落的聲音。在樹林中,很多地方都沒有其他人走過。我邊走邊想,會不會蒙古的布里亞特人,並不是促使雅庫特人遷徙的唯一原因呢? 會不會蒙古的布里亞特人,是全能的神用來促使雅庫特人遷徙的方式? 我的存在和我的特色,都是仰賴雅庫特人的遷徙而來。如果亞庫特人沒有從貝加爾湖遷徙到北極圈,又從北極圈遷徙到河南,我的曾祖父母和祖父母是否還能聽到福音? 如果我的祖父母沒有從河南遷居到台灣,那是否會有我的誕生? 如果我沒有從台灣到西雅圖讀書,又從西雅圖到舊金山度假,那我是否會信主? 又如果說,我沒有回到台灣,我可能也不會來到南加州,那就更不用說在這雪中散步了。

在我看來,似乎,神透過了和人的意志拉扯,繼續著祂的創造,這創造包括了我的存在。這不也是猶太人的故事嗎? 有一段時間,我對禱告感到絕望,因為我有好多禱告都沒有得到應許。神好殘酷,既然不打算應許我的禱告,又為何要讓我有這些想望。但會不會就是透過了這些想望,祂正持續著祂的創造? 會不會其實重點並不是我的禱告得到應許,而是它們可能帶來的未知的未來? 我不再單期待禱告得到應許,現在我滿懷期待的,想看見神將透過和我的生命拉扯,而帶來創造。

「13 這些人都是存著信心死的,並沒有得著所應許的,卻從遠處望見,且歡喜迎接,又承認自己在世上是客旅,是寄居的。 14 說這樣話的人,是表明自己要找一個家鄉。 15 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16 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希伯來書 11:13-16)

「神的愚拙總比人智慧,神的軟弱總比人強壯。」(哥林多前書 1:25)

2 則留言:

  1. 很好的隨想, 我都想去驗一下DNA啦.

    回覆刪除
  2. 你驗出來應該是 100% 漢人吧? 不然真不知道我那 78.6% 的漢人血統是哪來的.....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