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4日 星期四

你願意再給可樂一次機會嗎?

幾年以前,我搭飛機要從紐約到西雅圖。班機上又冷又乾燥,所以我裹著毯子、喝著可樂。當我正開心的時候,一不小心就把可樂灑的整個毯子都是。這時,一位年約 40 歲的空姐走了過來,她看著我,似乎不是很愉悅。

我像一隻啃了鞋子的小狗一樣,哀怨的看著她,內心非常的愧疚 – 我一個成年人,竟然連杯子都拿不好。我想她大概會翻我白眼吧。但正當我把黏瘩瘩的濕毛毯遞給她時,她對我說的第一句話是:「你願意再給可樂一次機會嗎?」

「你願意再給可樂一次機會嗎?」就這簡單又可愛的一句話,撫慰了一個又自責又愧疚的人。過了一會兒,那位空姐拿著新毛毯跟一罐新的可樂回來給我,讓我感到又溫暖又感激。這次我把可樂握的緊緊的,好確保我不會再打翻可樂。這真是恩典的力量,它給了我想表現的更好的意願。

某個星期天,我們在青年主日學裡討論「恩典」。我問他們:生在新約之下,我們是否應該繼續恪守舊約的律法並獻祭? 我們在討論中得到一個結論 – 如果我們這麼做,就好像是在跟神說祂的恩典是不足夠的,耶穌的寶血不足以抹除我們的過犯。

當然,我們並不會刻意拒絕神的恩典。只是有時候,我們覺得我們不配得神的恩典,我們需要先變好才接受神的恩典。但是如果我們都已經很好、很完美了,那我又何需神的恩典呢? 如果我們不能誠實 – 非常誠實的面對那藏在我們道德表像下的罪惡與不足,那我們就無法經歷神的恩典。

若想看見我們離神的恩典有多遠,我們可以自問一個簡單的問題 – 「為什麼我們離耶穌的樣式這麼遠?」是不是因為我們無法誠心的愛我們的鄰居與敵人,並對他們恩慈? 是不是因為我們驕傲? 是不是因為我們有難言之隱?

當我們看見了自己的真面目,我們是否能讓神在我們內心的陰暗處與脆弱中愛我們? 你能否接受神的恩典,並不把神視為一個要來罵你、懲罰你的憤怒父親? 你是否願意讓祂在你的掙扎中與你同行? 你是否願意仰賴祂的靈,讓祂在你的內心中作工?

如果我們都不知道我們有什麼可原諒的,那我們又怎麼能原諒自己? 如果我們不能坦然接受神的恩典,那我們又怎麼可能真正的原諒自己? 只有在經歷了神的恩典以後,我們才會知道我們的兄弟、姐妹、鄰居與敵人是有多麼的需要我們的恩典。只有在我們能看見這世界是何等的需要恩典後,我們才能坐下來,不帶偏見的傾聽破碎的人,並感受他們的感受。恩典 – 它醫治破碎的心、將人破碎的形象恢復到神的形象,它並給予了我們奮鬥、邁進並努力做到最好的意願。

是的,也許你會說:「那神的公義與管教呢?」第一,那並不是我在這想要陳述的重點;第二,耶穌不是教導我們了嗎?「要先除掉自己眼中的大梁,才能看得清楚,好清除弟兄眼中的小刺。」(馬太福音 7:5) 我們是有義務彼此提醒神的公義,但我們並沒有權力改變或修正他人。我們有義務將人帶到神的面前,但我們並沒有權力論斷。更重要的是,我們自己也需要在神的面前。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