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31日 星期二

賜各樣安慰的神

記得我曾經寫了一篇見證,是關於我如何找到目前這個工作的過程,由於目前這份工作將告一個段落,因此我想,也該是為這份工作經歷來作見證的時候了。(我辭掉工作的原因,是因為我即將赴美讀書。)

我想當你讀到我在 Facebook 上對工作的抱怨時,一定會感到疑惑「這就是你所謂的神的祝福嗎?」其實我跟你有一樣的感覺。我從來沒有在一個工作上遭受到比這更惡劣的對待,我不但遭受了詆毀、貶抑、莫名的要求,更被要求要背叛我的工作夥伴,被當成代罪羔羊。

不過若是從普羅大眾的眼光來看,我在這份工作的薪水倒讓我能有餘力偶而招待一下我的朋友們吃吃喝喝,這是我喜歡做的事,我喜歡和朋友們分享,他們快樂,我也快樂。

但若是只從這個薪水還不錯的角度來看事情,我不就像是把靈魂賣給惡魔了嗎? 因為我的薪水是靠我辛勤工作、為工作付出人生而來。然而,我所得到的祝福則來自於神,是因著祂的慈愛而來,是錢所買不到的。我在這份工作的祝福,包括了充足的工作能力、全然的安慰、力量和友情。

在這裡越久,與主管間的摩擦卻也越多。我只能說我本著我的專業,秉持著不違背良心的原則,做我應當作的。然而我的堅持卻惹惱了我的主管,更引發了幾次嚴重的爭執。所幸神的安慰與我同在。

 這一段時間以來,我最大的突破來自於與主管一次非常嚴重的爭執,而這次的爭執也迫使我必須對我的主管大膽的對抗。我從來沒有與任何主管或任何長輩如此爭執過。

對抗並不是我的本性,我是家中的次女,所以一直扮演爸媽與哥哥間的協調者,所以我的本性是妥協的、聽命行事的,我總是盡力的避免對抗的狀態。儘管總算能大膽的堅持對的事情、真實的對待自己,但對於這段時間以來所遭受到的事情,仍然感到挫折。

一天晚上,我心灰意冷的下了班。我感覺不到神,也不明白神為何要讓我經歷這一切。「這不是應該是祢祝福我的工作嗎?」我問神:「前幾次祢可以用安慰帶過,那麼現在呢? 這次祢還有什麼話好說?」我尖銳的質問,並期待神無言以對。

當我開在高速公路上時,一個記憶突然在腦中播放,那是上次帶 LC 與她弟弟一起去教會時所發生的事,那天的講道讓她的弟弟很不高興,即使我知道那是神在對他說話, 但我卻為了避免對抗,在事後迴避向他說明。事後我責怪自己,沒有大膽分享福音的勇氣。於是,我便求神來改變我。

我被這個回憶深深的震撼,感覺好像歷史懸案終於水落石出! 我同時感受到震撼與感動,神的慈愛與同在讓我哭了出來 (同樣一件事,用英文講不覺得害羞,用中文講卻挺害羞的 - 我是一路哭回家的) 我所經歷的對抗,實際上是神對我的禱告的回應,我知道在這次對抗以後,我將不在懼怕。我覺得自己很幸運,能有神一路上的看守與帶領,而祂總是為我鋪路、為 我預備。我所經歷的苦難,真的是神的恩典。我以為神呼招我來服侍祂,但我所做的卻完全無法與祂為我所做的相比。 我為祂的愛深受感動。

人們 (我本人) 總認為神的祝福就是「從此以後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這麼說對也不對。喝個爛醉也許能給你一晚的歡愉,卻會留給你一整天的宿醉。血拼也許能給你一個下午的爽快,但卻可能留給 你好幾年的債務。濫用藥物可能給你一時的逃避,卻會帶給你一輩子的傷害。只有在神裡,那些祂帶我們經歷的苦難,卻能帶來一輩子的快樂,而當我們經歷這些苦 難時,「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歌林多前書 10:13)

「他必坐下如煉淨銀子的,必潔淨利未人,熬煉他們像金銀一樣。」-  瑪拉基書 3: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