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馬太福音第五章 的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

Source: Jesus Facepalm
在以西結書 36:26 裡,神透過祂的先知說道:「我也要賜給你們一個新心,將新靈放在你們裡面,又從你們的肉體中除掉石心,賜給你們肉心。」透過這個預言,神對他的子民宣告將來的心與靈的更新 – 一顆能與神的心一起跳動的新心,和一個能與神的靈相連結的新靈。果然,在耶穌最中心也最根基的教導 – 登山寶訓裡,祂挑戰了我們那蒙了油的心和駑鈍的靈。

無論是對於新約時代的猶太人,或生活於現代的基督徒而言,這無疑是個消息 – 如果你的行為單單只是因為聖經教你做什麼、不做什麼,這實際上是個警訊。這代表你並不是一個尋求神心意的人,也代表跟法利賽人相比,你也沒有好到哪裡去。在馬太福音第五章裡,耶穌很明確的讓我們看見,律法僅是神對祂的子民最基本的要求,耶穌既已成全了律法,神對我們的期待也就不僅於律法的要求了。

打從八福開始,耶穌就顛覆了人們對於神國獎勵制度的認識。現在,受到祝福的不再是那些滿有聲望、且恪守律法的法利賽人,而是那些虛心的和哀慟的人。現在,受到祝福的不再是那些位高權重、居於審判官大位的撒都該人,而是那些憐恤人的和清心的人。我猜想,當眾人聽著耶穌的教導時,不少人心裡一定不禁納悶:「這傢伙在幹啥? 怎麼他說的都跟我們理解的不同。」

也許是明白人們心裡的疑問,也許是為了準備接下來更翻天覆地的教導,在馬太福音 5:17 裡,耶穌說:「莫想我來要廢掉律法和先知,我來不是要廢掉,乃是要成全。」的確,雖然耶穌已成全了律法,但律法並沒有因此而被廢去。在第 19 節裡,耶穌也鼓勵遵行並教導律法。但問題是,在耶穌的聽眾裡,很多人其實並沒有學過律法。如果你覺得遵行並教導律法還不夠困難,現在在第 20 節裡,耶穌竟說要我們的義,更勝過於法利賽人和文士的義! 我們要怎樣才能勝過法利賽人和文士的義呢? 這話到底什麼意思?

如果說,申命記是摩希為了闡釋十誡的精神所講的道,那麼登山寶訓則可說是「再申命」! 根據耶穌的「再申命」,咒詛與謀殺是同樣的罪惡,見而思淫慾與犯姦淫是同樣的可憎! 當你答應別人什麼的時候,應當心口一致! 漸漸的,我們可以從耶穌的教導裡看到,原本僅在行為層面的,耶穌將這些帶到了心與靈的層面 – 不是提高了表準,而是本該如此。

掌管行為的律法,原本就只是我們訓蒙的師傅,引我們到基督那裡。神的揀選原本就不是只為了改變我們的行為,而是心與靈的更新,如此祂的選民才能完整的投射祂的形像! 然而,馬太福音第五章到此,就在我們似乎漸漸有些頭緒時,真正的挑戰來了 – 在馬太福音 5:48 裡,耶穌竟要我們「盡善盡美」– 就如同神那樣盡善盡美。我們有可能和神一樣盡善盡美嗎? 若說我們可以和神一般盡善盡美,這不是褻瀆神嗎? 耶穌所說的「盡善盡美」到底是什麼意思? 也許達到「盡善盡美」的境界,聽起來好似天方夜譚,但這實際上正是消息之所在!

如果我們稍微往前面一兩個經節看,讓耶穌讚嘆神盡善盡美的來由在於:「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做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同樣的,在馬太福音 9:13 裡,當法利賽人看到耶穌正與稅吏和罪人同聚時,心裡很是不悅。對於他們的不悅,耶穌回應道:「經上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這句話的意思你們且去揣摩;」「你們且去揣摩」– 耶穌這話意味的是法利賽人所缺乏的理解。在馬可福音2:27 裡也是這樣的,耶穌對法利賽人說: 「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在路加福音6:9 也是這樣: 「我問你們,在安息日行善、行惡,救命、害命,哪樣是可以的呢?」一而再,再而三的,耶穌似乎是在對他們說: 「你們難道看不到嗎? 你們難道看不到父神的心嗎? 你們還不明白嗎?」

法利賽人恪守律法,但他們不理解神的心。正如耶穌明確告訴我們的,神的心是滿有憐憫和恩典的。祂滿有慈憐,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祂愛我們更甚於父母對子女的愛! 祂原諒我們的過犯遠超過七十個七次! 只有在我們理解了神的心和祂的良善以後,我們才得以從恐懼而來的過度理想當中被釋放,並得以自由自在的追尋那因愛而盡善盡美的境界 – 就像天父那般盡善盡美。因此,耶穌在馬太福音 5:48 中所說的話,並不是增加我們負擔的命令,而是宣告我們已被從律法的掌控中所釋放的自由宣言。律法所帶來的只有恐懼、論斷和防禦心。畢竟「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因為懼怕裡含著刑罰,懼怕的人在愛裡未得完全。」(約翰一書 4:18)

只有當我們得以被從律法的掌控中所釋放時,我們的心和靈才得以更新 – 一顆與神的心跳相調和的心,一個與神的靈相對應的靈。如此,我們便能和我們的天父一般盡善盡美。也只有如此,我們才懂得如何愛人,如同神一般的愛人。這樣我們便能凌駕於律法之上,我們的義便能勝於文士和法利賽人的義。因為「愛就完全了律法」(羅馬書13:10)。如此,神的國才能透過祂的子民降臨,祂的旨意才得以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2016年1月17日 星期日

《我見我思》魅力型領袖與大型教會

轉貼朋友的文章,是個很好的反思:「以上的教會組織動力,從領導管理的角度可能是一個很高明的做法,但從牧養羊群的角度,我覺得卻是一件糟糕的事。我不禁問:這些領導者,他關心我的靈魂,還是關心他的目標?他們傳講的信息到底是忠於聖經,還是把聖經當作他們理想的背書?他到底把我當人看,還是當作一個數字?當我不認同上面的政令時,我對這個教會而言是否還有價值嗎?」- 《我見我思》魅力型領袖與大型教會

2015年12月24日 星期四

衰爆了的神之子

Source: Anawim Christian Community
如果我誠實的告訴你,當基督徒不會讓人生變得比較好過、比較簡單或比較富裕,相反的,很多時候當基督徒反而會讓生活變得更加麻煩,你一定會想說,那誰要當基督徒呀? 好問題! 其實我對耶穌也有同樣的疑問 神之子幹啥要變成人? 而且,幹啥不當個有錢有勢的好野人,而要當個死老百姓,還過了個衰爆了的人生?

沒錯,神之子的人生真的衰爆了: 因為所有客房和旅館都超賣,所以他是在一個馬槽裡出生的。他好好的啥都還沒幹時,就被憎恨,以至於當他還是個小嬰兒時,就被追殺。在他的人生裡,南北往返多是靠兩條腿慢慢走,飢渴和睡眠不足是家常便飯。不知道有多少人曾試圖拿石頭砸他,並試圖把他推下山谷。最後,他被圍毆、鞭打,並被釘到了個樹幹上,窒息而死。當他被釘在樹幹上時,底下的人還嘲笑他。當他正掙扎著呼吸時,那些人對他說:「你如果是神的兒子,就從十字架上下來吧! 救你自己呀! 啊哈哈哈(邪惡的笑聲純屬本人加油添醋)

所以,我大概是個信了個傻子的瘋子吧? 然而,你可能會想說,那把人生奉獻給追隨耶穌,到底值不值得呢? 其實我對耶穌也有同樣的疑問 神之子變成人,還過了衰爆了的人生,到底值不值得?

我想這個問題的答案,藏在於當耶穌行走於地面時的每一次相遇中。藏在於每次當他擁抱小朋友時、每位與他相交的朋友、每位受到他醫治的人,和他曾碰觸過的每個生命。就因為他的出生平凡,讓他能與平民老百姓緊密的連結。而他的神權,讓他得以和貧窮的、匱乏的,和那些被社會排擠的站在同一陣線。他那殘暴的死亡經歷,讓他達成了不可言喻的成就 人和神得以建立真實的關係,讓我們能不只是信徒,而是神的孩子!

耶穌既是造物/維繫生命的主,又親自為人,沒有人能比他更了解人心。然而,他在我們的長處中愛我們,也在我們的弱點中、智慧中和無知中愛我們 我們那不完美的人性。他沒有因為我們的人性而厭惡我們,反而因著我們的不完美,而心生憐憫。因此我想,他很享受他與馬太和撒該,這兩位人見人怨的稅吏的友誼。我想,當馬利亞坐在他的腳邊時,他的心也被溫暖了。我想,當他看見為拉撒路哀悼的眾人時,他也一陣心酸。我想,當那行淫的婦人被一群法理賽人拉到他的面前時,他為那婦人心疼。我想,當外邦人對他展現極大的信心時,這讓他耳目一新。我想,他和井邊的那位婦女短暫的交談,一定讓他備受振奮。即便他的學生兼好友,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明白他所說的真理,他仍然愛護他們。即便他曾被他最好的朋友彼得所背棄,但他仍對他心軟。

我想,是那些耶穌曾經有過、正在經歷和將會開始的關係,讓這一切值得的。當神的創造選擇來到祂的身邊,和祂建立關係時,沒有什麼能讓神更為喜悅的! 耶穌在地上的人生,可能真的很衰,但卻也滿是恩典。因著這些,對我來說,把人生奉獻給追隨耶穌也就值得了。是他為了所愛而經歷的人生和苦難,讓這一切值得的。是我和他的關係讓這一切值得的。即便做為基督徒,人生仍會掙扎、風浪不斷,我和他的關係是值得的。如果你覺得,我們作為基督徒,沒能成功的反映出耶穌那慈憐、恆久忍耐的本性,真的很抱歉。但就像他張開雙臂迎接了每一個孩童的擁抱,他也是如此等待迎接每一位願意和他建立關係的人。不要讓輕鬆、簡單和富裕的人生,或任何人、任何事阻擋了你和耶穌之間的距離。

2015年10月19日 星期一

屬靈黑夜行

Provision by Claudia Wood Rahm
在過去這兩年間,當我正接受著神學教育的灌溉時,在靈裡,我卻經歷了前所未有的乾旱。在這段時間裡,傾聽與感受神變得極為困難,仿若神不再側耳垂聽我的禱告,抑或是祂已離我而去。那是一個令人害怕的孤立感。感覺就好像一個人走在黑暗裡,分不清東南西北,也不知道要走到何時。當我大聲呼救時,卻無人回應。這樣的經歷,正是基督教傳統中所謂的「屬靈黑夜」,許多人會以「荒漠漂流」來形容這段時間的感受。這是一段在靈裡靜默的旅程。神時常會透過這樣的經歷,來帶領我們進入下一個屬靈的生命階段。

在我的屬靈黑夜之初,在我還搞不清楚狀況時,我只知道神的同在感正逐漸淡去,而我的禱告也好似石沉大海一般。在這段屬靈黑夜的前半段旅程裡,我的靈命就好像以利亞的兩段荒漠漂流。在列王紀上第 17 章裡說道,在對以色列預言旱荒後,以利亞在荒漠中一處近溪流之地躲藏。在那裡他靠著溪流飲水,和烏鴉帶給他的乾糧飲食。但最後,溪流也枯乾了。列王紀上第 19 章則是以利亞的第二段漂流 – 為了躲避以色列的皇后耶洗別,以利亞再次逃進了荒漠裡。他身心俱疲的坐在一棵樹下,對神發怨說:「耶和華啊,我受夠了,求你取走我的性命吧…」(列王紀上 19:4, CCB)。然而,神卻差派天使供給他糧食與飲水,好讓他繼續前行。

在這段時間裡,神的同在,對我來說就好像烏鴉和天使帶給以利亞的乾糧,這一點、那一點的。一開始,它們還足以支撐我前進,但最後溪流也枯乾了。這讓我感覺很挫折。無數次,我也對神說過:「我受夠了! 讓這樣的狀況停止吧!」然而,就連我對神的抗議也石沉大海。在我這一生中,我一直都能感受神的同在。我也因此把祂的同在視為理所當然。我一直不曉得,原來沒有神的靈同在,感受是這樣的孤寂。這是一種沒有任何事物能填滿的孤寂。因為這是在靈裡的孤寂。

此刻的神,感覺起來是如此的冷漠與遙不可及。每當我禱告時,唯一能聽見的聲音,就只有我腦中的回音。那就好像是在打電話時,撥了對方的號碼,卻聽到:「對不起!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這樣的感受說服了我,讓我相信神已經不管我了,漸漸的我也就不再禱告了。在最低潮時,我甚至懷疑,神是不是喜歡從遠處看我受苦,好像在看電視劇一樣。在這段屬靈黑夜的後半段旅程中,我已經完全感受不到神的同在。於是我開始懷疑神的存在。我不禁要想:「我該不會是為了發現原來神根本就不存在,而放棄了我的工作,並花了大把的銀子來讀神學的吧? 如果在這些年來的神學訓練以後,我卻成為了無神論者,這不是很可笑嗎?」

我的挫折,逐漸轉變成為了對神的憤怒。在苦難中,我咒罵神,並想著:「我受夠了! 我再也不要這個神和這個宗教信仰的負擔了!」就在這時我驚覺到,曾幾何時我變得像那些神帶領出埃及的以色列人一樣。當他們在苦難裡,他們埋怨摩西和神道:「我們還不如當初在埃及就死在耶和華手中。在那裡,我們至少可以圍在肉鍋旁吃個飽。現在,你把我們帶到曠野來,是要叫全體會眾餓死在這裡嗎?」(出埃及 16:3)。

我對自己的想法感到愧疚,我發現自己就像那些硬頸的以色列人一樣,對神缺乏信任。我放下了自己的驕傲,在神的面前謙卑自己。然而,神依舊是如此的遙遠。神不在身邊的感覺真的很糟。感覺就好像是孤兒,又或是被離婚的配偶,又像是最好的朋友搬家了。感覺就是心頭的一塊肉不見了。我努力回想起任何可能觸犯神的地方,並一再的道歉,但狀況毫無改善。於是我又想,也許神不聽我的禱告,是因為我禱告的方法不對;又或者是我的神學知識有誤。如果我更努力的讀聖經,又如果我對人更加和善,我跟神的關係是否能夠改善? 然而,狀況依舊毫無改變。我是多麼的希望我能些什麼,好贏回神的心。

在屬靈黑夜裡漂流了這些年後,聖靈終於將我帶出了荒漠。原來屬靈黑夜,是一個能讓靈命在這麼多不同方面成長的機會。根據基督教傳統與我的親身經歷,透過屬靈黑夜,神最想要我們成長的領域,莫過於我們與祂的關係。在我的這段旅程中,我得到的最重要的領悟是,原來在這世界上,我唯一最想要的,只有神的同在。無論我往哪去,和誰一起,做什麼,只要有神在我的生命裡,其他一切都會安好。我唯一需要的與最愛的,原來真的只有神。

這段旅程也讓我看見,原來無論我什麼,都無法使神更靠近。真實存在的神,要的是與我們之間真實親密的關係。以前我與神之間總有那麼一段距離,讓我在禱告時只能稱祂為主或父,但現在,我卻能安心、親暱的呼喚祂為 Dad。無論如何,因為每個人與神的關係都是獨特的,神要如何透過屬靈黑夜使你與祂的關係成長,不見得會與我的經歷相同。你們的關係,得透過你們自己的方法與腳步摸索、前進。

屬靈黑夜同時也是一個,讓我們能靠著我們的聖經知識帶領,卻不受其侷限的,擴展神學認知的機會。它是一個讓我們得以重新調整生命中一切事物的優先順序、探索我們的內心深處、檢視我們與我們慈愛的天父的關係,並深化我們與祂的關係的良機。如果此時你正經歷著屬靈黑夜,願聖靈的平安與你同在,願祂帶領你。願神看守你的旅程,保守你的每一步。在你無法禱告的時候,我會為你禱告。即便在你感覺不到神的時候,願你知道,其實祂正在你的身邊守候著你。

2015年7月6日 星期一

一個笨學生的心路歷程

其實,在我快畢業前,本來只是想透過這篇文章,為自己的文碩生涯做個詳細的記錄。沒想到,後來竟然有機會在廣播上簡短的分享我的心路歷程。如果你錯過了我上週在廣播上的分享,或想了解更多一點的細節,那就...看看這篇文章吧!

我在企業界中渡過了我 20 幾歲的人生;每天上班、下班,做著我不感興趣的事,也看不見生命的意義。於是在我 20 幾歲的末了,我開始質疑我的人生。但就大約在這時,透過一連串的事件,我感覺到神好像在把我往神學這個方向推進。我對神說:「祢要我去讀神學? 別開玩笑了!」。回顧過往,我的學生生涯可說是慘不忍睹。我常常都在班上倒數五名之列。我不是很會背東西,所以在像是歷史、地理方面,都表現得不是很好。我在文科部份表現不佳,在數理方面更是糟糕。我愛動,但不善於運動競賽。我在美術方面,也表現平平。我都不知道自己每天在學校幹麻。我的學生生涯與學術表現,是致使我自信心低落一大主因。

在讀初中時,我被一位數學老師認定為一個無藥可救的「笨學生」。我記得有一次,當我正在穿越教室時,她沒來由的把我叫住,並當著全班的面問我:「你是從雙語部轉過來的嗎?」「不是耶…」我說。她接著說道:「我會問你,是因為你看起來很呆,就像那些雙語部轉過來的學生一樣。」當下我感到一陣困惑與羞辱。但事情還不僅止於此。另外還有一次,是某天當我跟我媽正要從學校離開時,恰巧碰見了這位數學老師。她當著我的面對我媽說:「你女兒這麼笨,千萬不要讓她去讀大學,因為大學對她一點用也沒有。就別讓她去讀高中了,初中畢業後就去讀職業學校吧,這樣將來至少還能混口飯吃。」這位老師是這麼認定我的,而許多年以來,我也以為我就是像她說的那樣。

在進入社會工作了 7 年後,經過了許多禱告與準備,我決定追隨神的心意。但因為我只有副學士學歷,我打算把學分補齊,想說可以拿到一個學士學位就好。我申請進入了 Biola 大學的教會侍工系。能進入 Biola 大學,可說是一個神蹟,因為我前一個學校的畢業成績,低於 Biola 的平均入學成績。但也因為如此,學校是有條件的讓我入學。條件就是,我必須通過一個學年的觀察期。也就是說,如果我在這一年之內,無法達到一定的成績標準,那麼我還是有可能被學校拒收。令人驚訝的是,我在 Biola 第一年的成績,不但達到了標準,而且還讓我擠進了榮譽學生之列。

在這短暫的一年之後,另一個神蹟發生了 – Talbot 神學院收我進入了他們的碩士班。在接下來研讀教牧諮商的這三年間,我的表現比我在大學部時的表現又更提升了。就在幾周以前,我已順利的從 Talbot 以高等榮譽畢業。我從沒想過要追求大學以上的學歷,更別說作神學研究了。若不是這段研究所的求學經驗,我可能永遠都不會知道,原來我還有這樣的潛力。

不過,這可不是一篇炫耀文呦!

有一陣子,我覺得我總算得到了平反。我在 Talbot 的表現,可算是證明了我的聰明才智。在讀碩士班的這一段時間裡,我曾想過要寫封信給我初中時的那位數學老師,我想告訴她,她不但是位糟糕的老師,而且她錯的離譜。但後來,我想到了在路加福音 10:21 裡,耶穌說道:「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

我聰明:我在 Biola 與 Talbot 的表現,應該已經足以證明我的學術能力。我是笨:我的數學還是很爛。跟朋友們一起出去吃飯時,算錢的人一定不會是我。但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我已經不再需要證明自己的聰明才智。現在,我寧願像孩子一般單純、質樸,好讓我眼耳向神。現在,我寧願是個笨蛋,只要這樣能讓我在神的話語前謙卑。突然間,笨似乎比聰明要來的值得嚮往。

我既已因著耶穌被視為義人,而得以與神共度永恆,我又為何需要透過聰明才智來肯定我的價值? 聰明才智是神給的天賦。能肯定並珍視彼此的長處也一種美德。但最終,我的價值並非來自於我的聰明才智或任何其他的天賦。我的價值來自於我跟神的關係。神給的各種天賦、才華和屬靈智慧,應該用在於對祂、對祂的身體和對祂創造的世界有所貢獻。我也許會因為我的才智、成就或天賦,被這世界歸類為人生勝利組或魯蛇組,但在我天父的眼中,我永遠都是足夠的。

我最後想說的是,即便在初中時,我曾有一位這樣貶抑我的數學老師,但神也在我的學生生涯裡,放了許多好老師在我身邊。有的老師總能看見我的長處、有的鼓勵了我學習英文、有的激發了我寫作的興趣、有的在我心中種下並澆灌了信仰的種子。我為他們感謝神。我最感謝的,莫過於神。是祂帶領了我踏上了這個時而崎嶇、時而顛簸的研究所旅程。碩士學歷是一個里程碑,卻不是目的地。在這人生的旅途裡,我不知道神接下來將會把我帶往哪裡去,但至少我知道了我現在在哪裡。

2015年7月3日 星期五

媽,我又上廣播咧 2!


Source: The Marginal Writer
自上週播出我的信主歷程後,本週日良友電台「生活無國界-校園狂想American」節目將播出的是我「悲催」的求學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我曾經是一個 被老師認定為沒救了的笨學生。但她一定沒想到,這個笨學生竟然也有能以高等榮譽取得碩士學位的一天。這樣的轉變對我帶來了什麼樣的改變呢? 本週日 (7/5) 來聽聽我的故事吧。

網路廣播播出網址與時間:
http://www.txly1.net/channel/65837e3587
台北時間 7/5 (日) 下午 1:00-1:30 和 晚上 7:00-7:30


內地廣播播出頻道與時間:
良友电台i-radio爱广播频道(短波)
31公尺9430千赫
北京時間 7/5 (日) 晚上 10:30-11:00

如果你錯過了我上週的分享,可以到這裡收聽喔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894bf20102voif.html

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媽,我又上廣播咧!

當初我剛來加州讀書時,曾受良友電台的邀請,在節目中分享我信主及出國留學的過程。沒想到如今我畢業了,又再度受到良友的邀請,來分享我信主的歷程,和我對自己學生生涯的省思。節目將分兩集於「生活無國界-校園狂想American」節目播出。本週日即將播出的,是我信主的歷程。

聖經新約記載,古羅馬時代有一個猶太人,名叫保羅,他當時專門負責處決基督徒。一天,當他正在前往另一個城鎮去處理基督徒的路上,他被耶穌基督用一陣亮光照瞎了眼。他雖被那陣亮光暫時照瞎了雙眼,但卻也被那陣亮光照開了心靈的眼。自此,他的人生再也不同了。

「聖經裡這種怪異亂神的事,能信嗎?」若不是親身經歷,我可能也很難相信。但因為那陣亮光,我的人生也再也不同了。生而為人,我們在追求、在尋找的,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我們總需要努力的證明自己? 為什麼一陣亮光能改變人生?

快到生活無國界 - 校園狂想American 的網站來聽聽我的分享吧!

永久收聽網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b894bf20102voif.html